2015年12月11日

野地旅0689:G314中巴公路[新疆喀什、克州]


  *G314國道旁的喀拉庫勒湖遠望穆士塔格峰山景,壯麗無比。

  新疆自駕遊的第三天起,要進入本次行程我最期待的一段路。一大早從阿克蘇出發後直奔喀什,除了買點吃的以外,完全沒有停留,就繼續驅車走G314國道,往接近中巴邊境的塔什庫爾干縣前進,這條路線也因通往中國和巴基斯坦間的貿易口岸「紅其拉甫」,故又稱為中巴公路、中巴友誼公路。最吸引我的,莫過於它穿行於號稱「世界屋脊」的帕米爾高原,從小時候自書中得知有這個地方,就一直很嚮往。儘管近年來新疆邊境口岸管制外國人(含港澳台)前往,因此我們只能到塔什庫爾干,而不能真正驅車前往海拔五千公尺的紅其拉甫口岸,但往塔什庫爾干的路上,會經過三座七千公尺以上的大山,以及看到無數高原景觀,光用想的就興奮。


  *中巴公路沿線地圖。

  離開喀什後,會先經過一處檢查哨,此地的交警會要檢查你車上是否攜帶反光三角架跟車用滅火器,不過這個交警一看就是不曉得什麼族的,白皮膚藍眼睛,用那非常難以理解的普通話說:「山腳下、米好吃。」我們一直以為他要我們先去買吃的再上山,搞了半天才發現他是在說:「三角架、滅火器。」這趟旅程,才開始就充滿了新奇啊,告示著我們已經進入了非漢族的世界。

  進入高原地區前,喀什的郊區有一些大型工業區,是廣東等沿海省份援建內陸的項目之一,此處地大人稀,拿來當成工業區似乎也只需要圈一圈地,拉電引水就行了。離開喀什,公路沿著蓋孜河河谷一路爬升,過了奧依塔克鄉之後,進入了崑崙山脈的北段山區。蓋孜河兩岸是陡峭而破碎的山壁,隨著地質的變化,山壁顏色也顯得多變,例如有處地名為紅山村,這裡的整片山壁就是一片鮮紅色。


  *看著趕公交車的人們,就知道已經不是漢人的世界了。


  *喀什近郊的疏附廣州工業城。


  *紅山村附近的山景,就是這樣紅紅的。


  *蓋孜河谷,G314國道就沿著河谷前進。

  進入崑崙山脈,儘管此地降水量不高,但偶發的大雨常讓此地到處土石流,因此道路狀況一直不是很好。現在已經開始修建新的高架道路(可能是高速公路),但至少今年還未完工,得繼續走這些土石路,中國人稱「搓板路」,所謂的搓板就是洗衣板,意即像是把車開在洗衣板上,有夠顛簸的,而這個搓板路段大概有80公里長。

  搓板到一半,河谷中已可以看到雪峰出現,非常尖銳的山頂標示著它是冰河地形中的「角峰」,一旁還可以看到小規模的現生冰河。由於這天天氣實在太好了,能見度非常的高,總算是擺脫過去幾年,造訪高山時總是雲霧瀰漫的命運,所以相機快門按個不停,不想錯過任何美麗的風景。此處看到的山,應是公格爾山北側不遠處的角峰,公格爾山似乎看不到,但它是崑崙山脈的最高峰,達7649公尺;繼續往山上前進,繞過一個小支脈,就進入了公格爾九別山的範圍,公格爾九別山是崑崙山脈第二高峰,海拔7530公尺,又稱小公格爾山,山體形勢寬大,且發育有眾多的冰河。


  *沿途有許多要大家注意土石流的告示牌。


  *已可隱約看見崑崙山脈綿延的雪峰。


  *蓋孜河谷一景。


  *不同的地質造就不同的地形,對岸有一處看似具有壁立性的沙土層,外形就有點類似黃河石林(野地旅0630黃河石林)的景觀。


  *路旁有許多這樣的土石流扇遺跡。


  *蓋孜河與雪峰,從地圖上比對,應為公格爾山北邊的另一座山,高度亦超過五千公尺,山頂尖銳,為典型的角峰地形。


  *近看角峰與積雪。


  *角峰旁還有一條規模不大的現生冰河。


  *帕米爾地區海拔高,溫差大,因此岩石容易因凍融作用而產生物理風化,進而成為破碎的地表地質。遠方已可看到積雪甚厚的崑崙山脈。


  *破碎且垂直的岩層。


  *公格爾九別山北邊的支脈,山上有冰河發育,融水則形成下方的土石扇狀地。


  *拉近來看山頂,近山頂有大片冰處可能為冰斗,隨著冰的重量增加而下移,拉張導致冰面出現水平的冰隙,流出冰斗後成為冰河,冰河延伸最下方為冰舌,此處冰舌有斷裂崩落的現象,產生了幾近垂直的冰裂面。


  *宏偉的公格爾九別山。


  *公格爾九別山旁,一條小小的冰河流出來,好可愛。

  看著公格爾九別山周遭的景觀,不知不覺來到一處水庫,名為白沙湖。白沙湖本身是一個位於布倫口鄉旁的天然湖泊,海拔超過3200公尺,名為布倫庫勒湖,後來再蓄水成今日的規模,以維持下游喀什等地區的用水。白沙湖的景觀,讓我馬上想到印度電影《三個傻瓜》,在接近片尾時於克什米爾地區那超美的湖、山與藍天,這種景色,真的在台灣是看不見的。此地長年乾燥,強烈物理風化導致岩石變成砂土,加上山區偶爾出現的強風,因此在湖畔形成了數百公尺高的沙山,這種沙漠、雪峰與湖泊一同出現的景色,真的是讓人流連忘返。白沙湖畔有個觀景高地,建了一大堆小鐵皮屋,應該是出租給要拍日落、夜晚星空的攝影者的,不過我們並不打算久留,因為距離目的地塔什庫爾干還相當遠,而且前方景色還有得看。


  *白沙湖與湖畔的克孜爾族人傳統民居。


  *白沙湖畔的白沙山,據說高有四、五百公尺。


  *一旁高台上,整排的出租小鐵皮屋,晚上應該冷到爆炸。


  *白沙湖與氂牛。


  *白沙山,從沙丘形狀可推知此處主要的風,是由水面吹往山上,湖水的波浪一定程度上可把風化的碎石磨細,成為沙子的來源。


  *湖水、沙山、與雪峰。


  *白沙湖南端,布倫口鄉所在位置(照片左方平地),很明顯為一處平底而寬闊的冰河槽谷。

  離開白沙湖後,繼續往塔什庫爾干的方向前進,這一天我們只剩下一個主要目標,就是前往喀拉庫勒湖畔,拍攝有「冰山之王」稱號的穆士塔格峰。此段路沿著蓋孜河上源之一的康西瓦河前進,不久後就來到一處淺水湖泊,這就是喀拉庫勒湖了。整個湖區東邊橫亙著頗為豪邁的公格爾九別山,而南方就是雄偉無匹的穆士塔格峰。我們先把目光投向了公格爾九別山,從這個角度看過去,整座山脈橫在面前,直接數就可以看到超過20條現生冰河,真是令人大開眼界,想到前幾年看冰河的路程如此曲折,結果現在一次這麼多條擺在眼前。公格爾九別山便是以冰河發育非常發達聞名,不過有時候會因為地震或升溫的關係,造成大規模冰崩,波及山下河谷的大片草場。

  頭轉向另一邊,喀拉庫勒湖正映照著穆士塔格峰的倒影,這就是G314國道的絕景!我們下車緩步走向湖邊,湖裡有少許水鳥,一旁有位克孜爾族的姑娘正在洗衣、曬毛毯,鮮紅色的毛毯就鋪在長了些綠草的谷底平原,配上山景意外的融洽。從這個角度看穆士塔格峰,是一座完整的鐘形大山,峰頂海拔高7509公尺,與公格爾山、公格爾九別山並稱東帕米爾三高山,附近超過6000公尺的山頭,據說有百餘座。若繼續驅車前行,來到穆士塔格峰的西側,則會發現穆士塔格峰同樣發育著大量的冰河,且規模比起公格爾九別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,像是冰河直接當頭把穆士塔格風切下去,相當特別。


  *康西瓦河畔看公格爾九別山,每個山谷中都是一條冰河。


  *其中一條冰河近照,此為冰舌部。上方的冰看來有相當多冰隙,應是流動速度較快所導致的。冰舌前方灰色沙土為端磧,是冰河前進時推擠出來的土石堤,端磧位置可說明冰河最前緣曾到達的地方。


  *冰河全景,從最上方寬敞的冰斗(中國也稱粒雪盆),到中間的冰河槽,以及最下面的冰舌、端磧(左);康西瓦河河谷比較像是大片濕地,上面放牧了許多牲口,遠方即為穆士塔格峰。


  *公格爾九別山的冰河,冰融化後成為冰水,並在下方河谷沖積出沖積扇地形,是難得可以同時看到冰成、水成地形的地方。


  *喀拉庫勒湖與冰山之父穆士塔格峰,前方應為克孜爾族的氈房。


  *一位克孜爾族少女的紅毛毯就鋪在地上。遠方是公格爾九別山,每個山谷都是一條冰河,看看這有多少條!平地上有許多大礫石,為片麻岩或花崗岩質,推測應為冰河槽內的冰飄礫。


  *喀拉庫勒湖中的水鳥。


  *穆士塔格峰,看起來山形渾圓,實際上也是被許多冰河所切割。G319國道由照片右側的谷地通過。


  *拉近來拍穆士塔格峰,可看到峰頂有個落差,即為一大型冰河槽谷。


  *原來帕米爾也有駱駝。


  *穆士塔格峰與山下的牧民聚落還有大片草場,此草場稱為塔河曼濕地。


  *近拍穆士塔格峰冰河槽谷的崖壁。


  *冰山之父穆士塔格峰。


  *切過穆士塔格峰山頂的兩條大冰河。


  *位於G314國道抵達塔什庫爾干前的越嶺處,也是穆士塔格冰川公園入口。這裡海拔已有4000公尺。

  過了穆士塔格冰川公園的入口處,帕米爾之行首日的拍照工作也結束了。身為一個超過3300公尺就容易有高山反應的人,此時已在此高度之上待了數小時,該是時候在車上倒頭就睡。冰川公園入口剛好是公路的越嶺處,北邊是蓋孜河、康西瓦河流域,南邊則是屬於塔里木河主要水源之一的葉爾羌河流域。這一段路我實在無法再賞景,下次醒來時已經天黑,人在塔什庫爾干縣的賓館門口了,準備好好洗個熱水澡,包著棉被沉沉睡去,希望隔天醒來時已經適應了高地氣壓,因為雖然要回程了,但還有好多地方要去,中巴公路沿線真的太精采了。

  隔天起床,依照計畫在塔什庫爾干縣城裡繞繞。塔縣最著名的景點,是「石頭城」。塔什庫爾干其實就是石頭城的意思,帕米爾地區古代稱蔥嶺,是重要的東西方交流孔道;現存的石頭城是清代所建的城池,建在阿拉爾金草灘旁的一處高地上,扼守整條河谷,不過目前大部分外城已被破壞,但還見得到一些古城的形制。城外有許多古民居建築,另外不遠處的小山頭,則有拜火教寺廟遺跡與拜火教墓葬群。


  *石頭城內城,建在阿拉爾金草灘旁的小山頭上。


  *石頭城外城,只剩下一些斷垣殘壁。


  *石頭城目前保存最好的一段內城城牆。


  *石頭城上俯瞰阿拉爾金草原。


  *在石頭城內看到一隻野兔。


  *石頭城城垣。遠方就是穆士塔格峰。


  *石頭城內斷垣殘壁與後方高聳的山脈。


  *從阿拉爾金草貪看石頭城,果然雄偉。


  *拜火教寺廟。


  *拜火教墓葬群。

  看完了石頭城與拜火教遺跡,準備離開塔縣回到喀什前,先去「紅其拉甫海關」拍張照,雖然這次去不了真正的紅其拉甫口岸,上不去帕米爾五千公尺真正的世界屋脊,不過拍個海關辦公處也算是來過了。離開塔縣,我們原路折返喀什,前一天在車上睡死沒能看到的景色一次把它補齊。車子開沒多久,看到一處路標寫著「曲什曼遺址」,這個點在事前的旅遊介紹中幾乎沒看到,一時好奇就轉了進去;遺址距離國道不遠,買了門票,也只有我們一家三口在園區內。

  曲什曼遺址是目前發現與拜火教有關,最大型的遺址。曲什曼遺址經過定年,測得約為2500年前的人類活動遺跡,包括了雅丹地形中的墓葬群、以黑白色石頭排列成意義不明的類似祭壇區域、許多火塘,以及出土了一些骨骸和陪葬物,顯見這個遺址是進行某種儀式的墓葬區。拜火教即由波斯傳入的祆教,崇拜太陽與火,認為火是光明的象徵;此遺址的出現,證明帕米爾地區長久以來,就位於宗教與文化交流的節點。對於人類遺址或宗教遺址沒太多研究的我們,走走看看,拍幾張照也就算數了,距離喀什還有兩百多公里,不能久留。


  *紅其拉甫海關。


  *曲什曼遺址的火塘,一旁則是黑、白色相間的石條墓葬區。


  *整個遺址位於河谷旁的台地上,可以俯瞰河谷。


  *以黑色燒灼過的石塊和白色未燒灼過的石塊,排列出大片墓葬儀式之地。


  *天葬台。


  *從一高處觀景台俯瞰黑白石條與火塘的區域。


  *遺址外圍有雅丹墓葬群,大概就是像這樣在土丘上挖個洞。

  離開曲什曼遺址後,越過一座小山,就來到了一個寬廣的河谷溼地,這個濕地稱作塔河曼濕地,濕地的成因是葉爾羌河上游從寬谷要流經這座小山時,受到地形阻擋,因而在夏季融雪時形成曲流並氾濫,這片濕地養育了不少的牲口,有氂牛、綿羊、馬以及一些駱駝。塔河曼濕地繼續往北,則會經過一個叫做「卡拉蘇口岸」的地方,從此處有岔路可向西通往吉爾吉斯坦,但這個口岸的貿易吞吐量看起來不大,只有幾台貨車而已。


  *塔河曼濕地一景。


  *卡拉蘇口岸。

  離開卡拉蘇口岸後,不久就回到我前一日還清醒的路段,再看看窗外的幾座六、七千公尺高山。一如氣象預報的,雲量增多,氣溫略微下降,再看這些高山別有另一番冷峻的感受,確實高山環境並不總像前一日那樣,看起來容易親近,大多數時候是充滿了死亡威脅。


  *穆士塔格峰的冰河槽谷與刃嶺。刃嶺的成因是山體兩側都有冰河槽谷發育,進而被侵蝕成尖銳如刀鋒般的山體。


  *穆士塔格峰,雲霧籠罩山頂時別有一番風格。


  *喀拉庫勒湖與公格爾九別山,此處天氣尚好。


  *蓋孜河谷,有駱駝在行走。

  離開高山區,沒什麼停留就往喀什市區前進,預計在天黑以前要抵達喀什,還可以去旅遊書上有介紹的一些地方走走。這趟帕米爾之行,真的是令我印象非常深刻,這裡的景觀並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新疆沙漠之地,雖然同樣乾燥,但高地氣候讓他變得不一樣,第一次親眼看到這麼多冰河,甚至冰河地形多到後來都懶得拍了,這種經驗對於生活在副熱帶的我們而言,真是太少太難得了。其實心中相當希望能再來一次,甚至前往紅其拉甫口岸看看真正的「世界屋脊」。隨著中巴公路改建,或許這個心願不會那麼難達成。


  *正在改建中的G314國道。


2015.09.09-10造訪
2015.12.11完稿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謝絕推銷、商業行為、情色與謾罵字眼,違者將逕行刪除留言。